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悦风 > 免费的东西,包括就近入学,永远都是最贵的

免费的东西,包括就近入学,永远都是最贵的

上海浦东的学区房又涨了,根据媒体报道称,在上海浦东某公办九年制学校的挂户口学区房,最新挂牌价为680万,同比去年12月上涨了56.3%,我身边的金融狗们都在哀嚎。
 
上海学区房暴涨的原因,在于民促法的出台,而上海本身也顺水推舟学着北京做了一轮教改,2020年正式施行。
 
民促法,全称《民办教育促进法》,对于教育上市公司而言,它最麻烦的点在于一个是营利性和非营利性的二选一,收费及利润的确认,以及土地的确权。当然了,这不是今天讨论的重心。
 
重点在于,过去重视教育的上海家长,一般都在争取民办小学和初中的入学资格,因为民办学校是上海K12教育的天花板,公立学校仅仅只是备选。
而让上海民办崛起的原因,还在于过去20年,上海民办初中可以做到:
 
1、民办学校可以自由筛选生源,但是公立不可以。在最重要的初中阶段,民办初中可以通过掐尖的方式争取优质生源,巩固成绩优势,拉开差距,类似于北京海淀名校跨区掐尖;
 
2、自主招生的派系优势明显,比如原来上中60%都是自主招生,这是关键的第二点。因为后来各家头部初中发现,军备竞赛越演越烈,需要孩子从小学开始就提前鸡娃,所以越发重视小学送上来的苗子质量,这就天然形成了对小学阶段的筛选,结果上讲,就是那些自主权限更大、更敢鸡娃的民办小学陆续崛起。
 
注意,这里一切的结果都是由学校、学生、家长、市场自由决策自主选择的结果,而不是政策引导。
 
2020年民办摇号新政后,全国的公办民办学校初中小学格局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里面的桥头堡就是上海,因为上海是一个典型的小学初中阶段民办强公办弱的城市。
 
这里巨变的原因在于,上海民办初中(以及派系的民办小学)之前拥有公办并没有的自主权和点招权,可以吸引最为优秀的一批孩子入学,然后形成“生源越强—高水位教育—成绩越好—生源越强”的正向循环。
 
举个例子,你是一个公办学校的老师,公办学校的学生质量层次不齐,从30-90分都有,那么你的教学内容强度,就要维持在40分左右,因为你的目标是让学生起码都能跟得上学习;但是民办学校的孩子都是筛选过的,他们的平均水平天然就在70-100分,那么你就可以用75甚至80分的水平进行施教,最后的成果自然更好,高分学生也获得了他们想要的教学。
 
但是这里的一切逻辑,都被民办摇号政策打乱了,以2020年的录取情况为例,徐汇杨浦的一哥一姐(华育兰生),都是1:8的量级录取,最后能不能读上,纯靠运气而不是实力。
 
这会怎么样?这会逼走最优秀的一批学生,因为尖子生们并不喜欢拼运气,而是拼实力和确定性,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尖子生。
 
谁最后最有兴趣去搏一把,普通学生,因为摇上就是赚上,这会快速的让民办校的平均学生质量,从70-100分,掉落到30-90分的普通公立水平。这会从源头上打破上海民办初中(以及派系的民办小学)此前的正向循环。
 
所以学生、家长和对应的资金,在自主做出选择,上海“好学校”的定义,正式切换回了公立学校里最优秀的那一批初中。
 
因为这些顶级初中,是可以用学区房这个方法,提前确权的。——也就回避了民办校摇号的不确定性。
 
那么,这些一流生源,就会迅速地流向公办学校,尤其是学区房关系清晰的头部公办校,以及九年一贯制的头部学校。因为公办学校的入学条件,是按照户籍和落户年限有序划定的,所以必然会受到追捧。
 
以前对于一个小学的衡量标准是,“其有较多学生能上民办名校”,俗称“择校率”,现在上海的学区房定义,就会变为“其对口公办初中”的实力如何,实力越强,学区房价值越高。
 
一句话总结就是:2020年以后,上海的学区房概念正式崛起,以头部公办初中为核心,以就近入学和确定性为基石。
因为一个学校的教学质量,根本上还是由生源质量和家庭重视程度决定的。好的学区、好的学区房,无法决定你能否一定读上好大学,而是提升孩子所受的教育质量下限,以及TA的同学圈质量。
 
这种情况,在北京也有类似的案例,最典型的就是海淀的西二旗以及西城的金融街。
 
以金融街的鲁迅中学为例,几乎是北京西城区金融街学区排名倒数的中学,但是因为2014年教改前后,大量学历高、收入高、教育重视度高的三高家庭购买了金融街的学区房,导致了大量优质学生从外区持续流入金融街片区读书,所以目前鲁迅中学目前全西城区中考排名稳在第5-6名,类似的还有月坛学区的前214中学,目前因为月坛优质学生的涌入,中考成绩大幅提升。
很多人以为教师资源轮岗能解决这些问题,但其实在初中小学教育层面,一线城市老师的整体素质是高度合格的,没有教不了你家孩子的问题。
 
决定最终水位的,是学生的整体素质和质量,生源足够优秀,就可以击穿一切,尤其是本身教育实力过硬的一线城市。
 
好学区是什么,是把足够优秀的生源聚集在一起,让老师可以按照均分80的水平去教学,而不是均分30的水平。——通俗的说法,就是“考成学区房”。
 
今天回头看,上海学区房的大涨,是理所应当的,不涨才是没天理的,像我身边这批对政策最敏感,连深度报告都看了好几轮的金融狗,该上车的早就上车了,而后知后觉的普通人,这几个月也陆续看明白形式,抢购就开始了。
 
因为上海在绝对人数上,从来不缺有钱人。
 
北京的情况也是如此,2014年教改前,其实还是允许条子、子弟、ZB和点招等多个路径,本质上让想折腾的人可以低成本折腾,不想折腾的就近入学。以海淀为代表的名校,通过跨区掐尖,抢走了各区最优秀的生源,最后形成了头部优势。
 
但是2014年教改后,为了公开公平,一切以学区房为准。
 
公平的代价是什么,或者全社会唯一客观的公平标准是什么,要么拼运气(摇号),要么拼钱。
 
就近入学,是写入《义务教育法》的,它是明面上最公平的制度,因为它用最冷冰冰最客观的学区房,也就是背后的家庭经济实力和户口,来确定谁有资格获得这个资源。
 
比它还公平的,只有摇号,但是换一个说法,你愿意用摇号,来决定你自己的未来么?上海的家长用行动在告诉我们,他们不愿意,他们不愿意用摇号用骰子来决定自己和孩子的未来。
 
如果你不愿意以分数(之前的上海民办自主招生)、钱(公办学区房)、运气(现在的上海民办摇号入学)来决定未来的话,还有一条路,国外的推荐信政策,会有多少人愿意试?
某种意义上说,公平其实另一种不公平,因为它要求在最终结果上对所有人都一样的待遇,这本身就是一种不公平。
 
你在喊要公平的时候,要想想有多少人比你有钱。
 
在中国,很多人的有趣之处在于,他们想要公平,但是却不知道,公平也要有衡量标准的,要么是运气,要么是资源。
 
用茅台来打比喻的话,你想要喝到茅台,要么你有办法抢的到原价1499元的茅台(运气),要么你买的起标价2599元的茅台(资源)。
 
最有意思的是,看起来靠运气、靠抽签、最公平的抢1499元原价茅台,却是普通人最不可能喝到茅台的方式。
 
公平确实会带来少量的免费资格,但是免费的东西,包括就近入学,永远都是最贵的。



推荐 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