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悦风 > 泡泡玛特、茅台、学区房下的供给游戏

泡泡玛特、茅台、学区房下的供给游戏

说几个泡泡玛特的趣事吧:
 
1、市场此前的预期是上市70亿美元,如果业绩和环境配合,有机会摸及千亿港币市值。而今天上市后,一步到位顶到千亿市值,市场越来越聪明了;
 
2、大部分投资者,还是难以理解这个毛利率有65%、经营性现金流净额接近于净利润、ROE有76%的盲盒业务到底是怎么回事;
 
3、上海的一家公募组织过一次对公司的调研,男基金经理普遍满头问号,女基金经理和研究员分位两派,一派觉得没什么意思,一派抽了几次,上瘾,据说最多的至今也有百抽了;
 
4、很多人还是会把潮玩盲盒,和抽宝盲盒混淆在一起谈;
 
5、投资者最常问的三个问题:“腾讯来做盲盒你们压力会不会很大”、“迪斯尼来做盲盒你们压力会不会很大”、“IP原作者来做盲盒你们压力会不会很大”;
 
6、有机构投委会看完B站、芒果、泡泡玛特的火爆后,开始认真考虑要不要提拔几个90后的基金经理,不过压力最大的是,他们的业绩明显跑不赢做白酒的70后,提拔理由不充分;
 
7、北京的一个基金经理朋友本来对盲盒毫无兴趣,但是看到淘宝上火爆的限定款交易市场后,兴趣大增,这不就是潮鞋和比特币的女性版么,他大喊一声;
 
8、你对于盲盒认知越深,代表你对00后也认知越深。
 
这一篇其实流传的很广,但是其实里面最有价值含量的,是那句“很多人还是会把潮玩盲盒,和抽宝盲盒混淆在一起谈”。
 
这也是许多7080后投资者会问公司的一个问题:这到底算不算软性赌博,有没有监管风险。
 
我的答案是:基本没有。
 
因为从明面上,每一个盲盒的标准价格都是59元,每一个娃娃对应的标准价值也是59元。
 
你可以认为隐藏款限定款的价值在数百元甚至数千元,但是这个价格,并不是由公司卖出去的,对于公司而言,卖出这个价值数十倍于59元的盲盒,它的收入就是59元,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就像茅台的零售价就是1499元一样,二级市场炒到2800元,这和茅台公司没有直接关系。
 
隐藏款娃娃的高价值,明面上是在二级平台和黑市里实现的价格,是由盲盒玩家自行根据供需关系和心理预期决定的。
 
这一点就和抽宝盲盒不一样,那些抽宝盲盒里,每一个玩家包括厂家自己,都知道不同物品之间的价格是高度不同的,从几块钱的头花、几十块的口红、几百块的晚霜、甚至到上千元的3C科技品。——这才是典型的软性赌博,一元夺宝的变种,因为每件商品的价格和价值都是高度不同的。
 
打个类似的比方,茅台酒厂如果为了解决产能不足的问题,比如原本是5万吨产能,但是1000元单价卖了20万吨的货,告诉你里面1/4是茅台镇酒,1/4是茅台纪念品,1/4是习酒,1/4是飞天茅台,那就有问题了,因为里面每件商品的价值是明确不一样的。
 
所以抽宝盲盒是有监管风险的,但是潮玩盲盒很难界定是否是软性赌博,因为从厂家的账目上看,它每个盲盒的收入就是59元,明码标价。
 
这里甚至涉及到经济学里,价格和价值差异性的基本知识点。
 
其实类似的情况,还在玩法高度相似的手游里出现。2017年5月1日起文化部所执行的《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中,对抽卡氪金做出了相关的规定:
 
1、网络游戏厂商(包括手游厂商)不得用法定货币或者法律虚拟货币来直接参与游戏抽奖;
 
2、游戏抽奖的概率以及合成概率必须公布;
 
3、要随机抽取玩家参与抽奖的结果并公示、报备;
 
4、游戏中止服务后,要归还用户未使用的充值金额。
 
其他条款都很容易理解,最重要的是第一条:不得用法定货币或者法律虚拟货币来“直接”参与游戏抽奖,“直接”。
 
所以如果你心很细,那么可以发现,每一个游戏的抽卡环节,你用水晶/钻石等虚拟币抽卡,获得的固定奖励,其实并不是各种R/SR/SSR等角色或者武器,而是游戏里通用的基础材料,比如10000金币/1000QP/100瓶盖/10Zeny等等,或者是低级强化材料,而那些闪亮亮的SSR人物武器,那是附赠的。
 
对,是依照不同概率,额外附赠的!
 
换句话说,你在手游里抽卡的过程,其实是用了30元RMB,去买了价值实际不符的10000金币/1000QP/100瓶盖,然后游戏公司可怜你,再给你附赠了一个抽SSR的机会。这样就饶开了用货币“直接”参与抽奖的规定,合法合规。
 
说到这里你应该理解这里的共通之处了,这就是这个游戏规则的本质,潮玩盲盒,你买的就是一个价格固定59元、大概率价值低于59元、小概率价值大幅高于59元的商品。——也就是线下版的GACHA(日式抽卡)游戏。
 
换一个说法,到底是买干脆面送水浒卡,还是买水浒卡送干脆面,你比我心里有数。
 
只是,它的价值是由二级市场和玩家共同决定的。就像一个稀有角色,有些人认为它值只一抽碰运气,有些人认为它值得花10万元倾家荡产满命满破,这个价值因人而异,你没办法用逻辑去证明游戏公司在逼氪,因为它没有按着你的手点抽卡啊。
 
有个段子经久不衰:股市里如果一群人坐一起吃饭,但是看起来谁都没有买单的样子,那么恭喜你,大概率就是你来买单了。
 
别看轻了任何人,商场如战场,这里没人是傻子,
 
只有控制不住人性缺点、管不住自己手的人才是傻瓜。
 
但是如果你再深究一点点,你会发现,这里除了这些表面的逻辑外,还有一个深层商业逻辑:
 
无论是水浒卡、潮玩、学区房、还是茅台,真正的核心逻辑就是核心供给在主观或者客观的被控制,供给是收缩的。
 
前面谈到了隐藏款潮玩的供给是高度控制的,而茅台和学区房也是类似的逻辑:
 
1、茅台本身是高价的,但是它的生产成本是极低的;学区房本身是高价的,但是它(老破小)的真实成本是很低的;
 
2、茅台表面上的高价值在于它的口味独特性;学区房表面上的高价值在于它对应的教育资源;
 
3、茅台高价格的内核在于供给的高度不足;学区房高价格的内核在于优质学位的高度不足;
 
4、茅台高价格的外在支撑是需求的稳定旺盛;学区房高价格的外在支撑是需求的稳定旺盛;
 
5、基于供需关系,两者都形成了局部性的、供不应求的价格环境,从而诞生了类似于拍卖型的定价机制;
 
6、喝茅台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茅台并没有任何的延年益寿功效;买学区房的每一个人都知道学区房并不能保证上大学和就业;
 
7、你无法指责茅台对普通人的不公平,因为它的内涵本质也还是白酒,市场上并不缺少普通白酒,你无法论证普通人喝不到白酒这一个泛概念的商品;你无法指责学区房对普通人的不公平,因为它的内涵本质也还是义务教育,市场上并不缺乏普通教育资源,你无法论证普通孩子会存在无法上小学中学这种义务教育的可能性;
 
8、换句话说,如果你认为“茅台应该让每个人都能常喝到喝的起”,那么其实也是在认为“学区房应该让每个人都能买的起”,“奔驰应该让每个人都买的起”,“雅诗兰黛应该每个人都买的起”,内核逻辑本质上是一样的;
 
9、真正让茅台和学区房的价格稳在当前区间的,还是因为中国头部家庭的崛起和拍卖价机制的完美融合,内核其实还是这类商品供给的高度有限;
 
10、不只是白酒和学区房,比如易方达的张坤在访谈中提到美国烟草巨头菲利普莫里斯发展历史中,由于美国政府禁止烟草公司打广告,使得新品牌无法进入,供给格局的改善将其从优秀变成伟大;
 
11、包括格力的发展更是动态地展示了这个过程。回到二十年前,行业需求很好,增速很高,但市场参与者众多,大家一起价格战,最后谁也不挣钱。那时的格力还不是大牛。2006年之后,行业增速放缓了,但竞争也放缓了,行业集中度提升,格力的市场份额从2成提升到4成,净利润率也从2.8%提升到13%以上,经过层层放大,这才成就了利润的高速增长和大牛股;
 
12、你以为我只在谈学区房,实际上A股的每一个角落,都在反映着类似的逻辑,包括泡泡玛特里也参照了这种特定的供给控制方式;
 
13、话说回来,锅在哪里,锅在于教育这个资源,是有牌照管制的,而实质性供给方比如教育监管部门,没有动力和意愿扩大优质教育资源的供给;类似于茅台公司一直喊着原浆酒的产能是有限的;
 
14、想明白这里的情况,才容易帮你想明白未来还会发生什么。资源是在稀缺化的,不然你以为为什么年轻人开始变“颓”、喊着“内卷”了;
 
15、某种意义上,潮玩就成了一部分年轻人的茅台。
 
从水泥、玻璃到挖机、铁矿石再到茅台、学区房最后到盲盒、潮玩,总有一款供给侧改革适合你。
 
因为只有虚幻的稀缺,才能填满大家空虚的内心。



推荐 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