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悦风 > 吴悦风:我们总会高估短期而低估长期​

吴悦风:我们总会高估短期而低估长期​

 

大家好,今天的周报与其说是周报,不如更像是一篇随笔。
 
我一直在纠结要不要落笔,其实之前已经规划好了一篇框架,包括把美股近期的回调幅度与我们2015年第一轮股灾做了对比,发现在幅度、走势、情绪、指标背离等方面都有相似之处,也把A股一些特征也做了回顾。
 
但是在周六,东吴证券请了一位华人对冲基金经理来给大家做交流,交流结束后,陈李总说了一段话,让我感触特别深,以至于我有点不想写对于市场的短期判断了:
 
与专注美股投资的买方交流纪要:对冲基金目前没有巨大赎回,尽管未来可能有更大压力,但fed还有措施来稳定市场,疫情对美国经济的负面影响确实很大。电话会议中我最大的感觉是:国内投资者更想从宏观上给海外市场下个定义、找个结论,比如美股指数下跌到什么阶段了。而我认识的大多数美股投资者只关心他们投资的行业/公司,在疫情中业绩上升还是下滑,会有多大幅度,疫情结束后,业绩能不能修复。海外投资者更关心具体分析,让他们给出宏观叙事有点勉为其难,倒是类似我这样的卖方分析师能以偏概全胡乱画饼,但大多结论专供打脸。
 
是的,我们总是过度高估市场的短期驱动因素,但却低估市场的长期增长动力。
 
暴风雨总归会平静,大海终归会恢复常态。
 
我们之前讲过,A股指数,长期看依然是底部逐步抬高的过程(998-1664--1849-2440-2850),因为无论怎么样,我们的GDP还有6个百分点的增长。
 
 
但是由于A股牛短熊长的特征,使得指数更容易绕着合理的估值中枢,更大幅度的上下震荡摇摆。也就是估值中枢波动的幅度,远高于EPS波动的幅度。正如行业前辈所说:中国的A股市场,最大的魅力就是情绪的极端波动。
 
我们应该感谢市场的每一次波峰和波谷,每一次的贪婪和恐惧。
 
这里的市场情绪,其实与2016年熔断后的市场有相似之处。当时在两次熔断后,市场仍处在恐慌周期。
 
A股从2015年6月5178点见顶后,先后经历了两轮股灾,在2015年8月后其实有一波非常明显的反弹行情,当时充电桩和新能源概念如火如荼,上证综指从9月底的3000点一路温和反弹到年底的3600点。
 
在2015年底,市场观点分为两派,一派是偏质疑的,认为两轮股灾后还没跌到位;还有一派比较乐观,认为会有春季行情甚至继续上攻6000点;但是大部分人都觉得2016年起码不会那么悲观。
 
结果2016年年初的两次熔断,一个让指数直接急跌15%的黑天鹅,把所有人都打懵了。
 
不过你要问最痛苦的时期是熔断的那一周么?不是的,因为那时属于所有人都一起吃闷棍,大家都抱着“啊,见证历史,大家一起死”的想法,反而没那么痛苦,甚至写了很多调侃的段子:
 
比如股票交易员因为熔断而提前下班了,结果回家见到隔壁老王也在自己家、老婆也没上班之类的。
 
什么时候是最痛苦的,就是后面的钝刀子割肉。要知道2016年初的两次熔断各跌7%,其实只把上证指数从3600点砍到3100点附近,这里没有明显放量。但是后面机构的纪律盘和止损盘,加上一部分2015年遗留的两融杠杆盘爆仓,后面才是刀刀见血的流动性危机,上证综指从3100点跌到2638点的那2个多月,才是最让人崩溃的。
 
简单的说,以第二次熔断后为界,后面跌的500点,比前面跌的500点难熬多了。有意思的是,那一次也是在2638点附近,做了非常经典的双底,一个是1月27日,1个是2月29日。
 
 
没错,当时也是年初大跌,2016年也是闰年。那时的市场情绪,很像现在,迷茫、困惑、害怕,最怕的是经历了那么多次后,对多杀多别人背后捅刀子的恐慌,对流动性危机的窒息。——因为两轮股灾+两轮熔断,本质上也是一种多杀多。
 
那时大家在看多少,看2000点必破,看1664点,甚至有看998点新低的。以至于有许多人写了清仓信,告诉大家完全不看好后市。
 
但是事实上,那时恰好是市场风格开始从科技向白马转换的起点,行情的破灭并没有摧毁这个市场,只是让另一个风格开始崛起。
 
茅台从2016年初熔断时就体现出了抗跌性,两轮熔断分别只跌了3.5%与4.6%,后面指数从3100点跌到2638点的路上也不怎么跌,股价一直稳在180-190元的平台,到了2016年底,茅台的股价已经涨到了315元。
 
事后看,2016年是价值风格最美妙的年份,而不是2017年。因为那时人们都很彷徨,多杀多和流动性危机的恐惧犹然在心,觉得一直以来的科技股主线垮了,A股炒小炒概念的投资框架彻底坍塌了,白马股能指望么,2009年以后的五朵金花前后绞杀了多少人?大烂臭、扶不起的阿斗。
 
就和现在,大家觉得科技股估值高高在上不敢买,价值股有外资压制不能买一样。
 
但正是因为如此,市场给了有能力者最好的选股和买入的机会,上海的高毅资产在2016年当年就奠定了它的行业地位,最终成长为百亿级别私募。2016年的K线,也是一个从2685点摇摇晃晃小心翼翼、一点点往上磨的走势,上证综指在年底修复了3200点,回到了熔断之后的位置,但相较于2016年年初的3600点,依然是收跌的。
 
这里看全年指数依然是阴线,所以不参与其中的旁观者根本没有发现,赚钱效应已经体现,沪深300开始跑赢上证,多杀多和流动性恐慌已经完全消失,场内人的情绪已经慢慢修复了。——只有你身在其中,板块和行业都做对了,才能感受到水温的回暖,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到这一切,以为还是市场只是在奔2000点中间的一次死猫跳而已。
 
春江水暖鸭先知。
 
后面等大家都看明白这一切了,就是2017年价值股的高光时刻了,无数产品被发出来,无数人出来讲价值投资的理念,但是等到大家都上车了,2018年的大熊市就来了。
 
这一次,我们也看到了多杀多之后的恐慌、对于流动性危机的担忧。在盘面上,我们看到周五外围市场在反弹,但是A股当天的分时是非常羸弱恐慌的,尤其过去一个月被外资每天100亿元净流出PUA到心力憔悴,明明知道周五(3月20日)是富时罗素的扩容日,但还是瞻前顾后,害怕不已。
 
看到周五中午前后近30亿的北上资金流出,市场吓得走了最典型的高开低走,砍估值高的半导体、砍小幅反弹的价值股、砍平安砍招行。一直直到尾盘北上流入大幅转正了,市场才稍微放松一点下来,小心翼翼的跟着补仓,但也是投鼠忌器,比如平安这种分时,把“终于反弹个2%我赶紧割肉吧”情绪展现地淋漓尽致。
 
 
这里,我们看到了市场参与者对多杀多以及对主导方(外资)的恐惧,看到了对行情的迷茫,看到了对黑天鹅的不知所措,看到了对美股暴跌的不解。
 
其实这里事后看又会是一次轮回,大家有空应该梳理一下自己的情绪,看看有没有被外围恐慌情绪PUA的迹象。不要给短期因素太高的权重,而给长期因素太低的权重。
 
在任何极端的时候,尤其是在这种美股出现了历史上未见过的行情走势,你唯一值得相信的,其实就是常识,尤其是最简单的最通用的常识。
 
而我的常识是:风暴总会过去,股市总会回归中枢,并开始下一轮的泡沫化,我们总会高估短期而低估长期。
 
最后送大家一张我最近非常喜欢的老照片:这是一位当年三峡工程时举家搬迁的一户人家,男主人最后舍不得家门口的那株梅树,于是装到背篓里打算一起带着搬走,离开这片生育他的故土。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春天总归会来的,就在我们的身后。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