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吴悦风 > 吴悦风:这一批年轻人已经不行了

吴悦风:这一批年轻人已经不行了

(一)
 
最近有一篇文章特别火,你猜对了,就是那篇《没有澳洲这场大火,我都不知道中国33年前这么牛逼!》。
这篇《澳洲大火不冤,中国33年前就老牛逼》是那个前咪蒙团队“今夜九零后”出品,这个团队写了之前争议极大的《少年跳桥一定是他妈逼的》和《我说我是锦鲤我就是,虽然不久就被封号了》,最后导致被封号。
 
《那个17岁的上海少年决定跳桥自杀》一文对车内发生的经过进行了“推测式”描述:“妈妈觉得儿子不听话,在学校给她惹了麻烦……他说了最后一句,你还骂我,我就跳下去……于是,悲剧就这样发生了。”还给出了推测的原因,“爸妈用语言刺激小孩不敢(跳)”。
 
这种做法激怒了绝大部分公众,失去孩子的家庭已经很痛苦了,“今夜九零后“团队以推测的方式去描绘各种经过,十分过分,也违背了事实报道的基本准则,最终被封号。
 
我从来不曾想过,吃人血馒头的咪蒙魅影,竟然至今没有消散,借尸还魂后,依然围绕在我们周围。
 
(二)
 
5·6大兴安岭火灾的前因后果其实非常清晰,本来就是中国新闻历史上已经明确被定性为人祸与天灾并存的代表性事件。
 
在百度百科上清晰写明了大兴安岭火灾的起因:
 
这次火灾在大兴安岭地区的西林吉、图强、阿木尔和塔河4个林业局所属的几处林场同时发生。起火最初原因是一位林场工人启动割灌机引燃了地上的汽油造成的,灭火时只熄灭明火,却没有打净残火余火,致使火势失控。
 
更深层的原因是平时林区防火投入不足,灭火过程中也有严重官僚作风。大火被扑灭后,林业部部长和副部长均被撤职。
 
百度百科:5·6大兴安岭火灾
 
注意,这是罕见的在官方表述口径中,明确承认官僚作风浓重和防火投入不足的负面案例。
 
包括随后建立的大兴安岭“五·六”火灾纪念馆里,也明确指出:铭记历史、汲取教训、居安思危、警钟长鸣。——态度基调与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陈词是相近的,这是一个严肃的、值得人们警惕和反思的灾难历史。
当时作为共青团中央机关报的《中国青年报》,派出记者前往现场报道,他们发现:
 
“火灾的发生与蔓延,与官员们的官僚主义作风有着分不开的关系。——山火还在燃烧之时,漠河县却让县里各单位派车派人打扫市容卫生,以迎接上级领导的视察。我们甚至还看到:在漠河县城的废墟之中,奇迹般地矗立着一栋红砖瓦房,那里面住着县长一家和消防科科长一家。群众反映,是消防科科长用消防车和推土机保下来了这栋房子。”
 
当时负责这组报道的编辑、《中国青年报》国内部副主任杨浪说:“大家的认识很明确,灾难就是灾难。把灾难奏成凯歌,是灾难之上的灾难。”
 
最后刊发了三篇《红色的警告》《黑色的咏叹》《绿色的悲哀》,这就是后面非常有名的“三色报道”,最终获得了当年的全国好新闻特别奖。正如《新闻实验室》所说:它是中国灾难报道的里程碑,开启了灾难报道回归新闻事实、尊重新闻规律的新一页。甚至官方对此的最终定性上,也明确承认了官僚主义和初期防火救火不利的现象存在。
 
没想到的是,历史竟然是这么容易就开倒车的。
 
(三)
 
《澳洲大火不冤,中国33年前就老牛逼》这篇爆款文章里,充斥着春秋笔法和未经查证、有明显误导性的信息。
 
比如爆款文章中引用的这张图片,实际上是一名澳洲摄影师用3D可视化技术,根据NASA在12月5日——1月5日的卫星数据而制作出来的图片。
 
图片作者Anthony Hearsey在Instagram上还强调了,不是所有的火点都还在燃烧,有些火点已经熄灭,这是一个月内所有火点的集合,并不是发生在同一时间。并且作者表示自己在制作时,加上了夸大的橙色光芒,所以图片看上去略显夸张。目前,由于图片极具误导性,这张图在脸书上已经被标记为“虚假信息”。
再比如作为封面图的这张,煽动力极强,但也已经确认是PS的。
比如还有一个细节,文章提到“211名消防员年轻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那场大火里”,但是实际上,大部分死亡的,都是无辜的居民。——为什么把这个211的数字做了细节上的偷换,其实原因非常清晰:加大消防员牺牲的壮烈感,压低平民的伤亡感,形成鲜明而具有诱导性的对比。
 
我摘出来这个细节,你就体味这个团队春秋笔法的微妙之处:
 
澳洲大火烧了4个月,过火面积1000万公顷,死了24人;大兴安岭烧了1个月,过火100万公顷,但是死了211个人,许多城乡直接被烧没了。从死亡人数,无论是面积换算还是时间换算,都明显不成比例,哪方更严重一目了然,所以当时的媒体才如此痛心疾首。
 
事实上,大兴安岭火灾当时烧毁各种房舍达63.65万平方米,其中居民住宅为主(40万平方米);受灾居民1万多户,灾民5万余人;大火中丧生211人,烧伤266人,不乏终身残疾者。
百科官网中直接提到:在劲涛镇附近的一小树林内,卧着8具尸体,焦糊的胳膊和身躯,男女不辨,整具尸体不足半米。他们是在逃生的路上被卷入火头中丧生的。在一家仅1.5平方米的地窖里,交叉着18条被烧焦的腿骨。在一家四合院内,大火过后有16具被烧焦的尸体。在育英的一处山坡上一家3口人被烧死在冒烟的树林中,女主人一手抱着孩子,另一只手伸向躺在一旁的丈夫身上。
 
——注意,单单劲涛镇的死伤人数就已经非常庞大,无论如何都无法得出211人的伤亡都是消防员的结论的。
 
有去过实地的网友也明确提出:“这个馆我去了,走完一圈压抑的狠,非常难受。”
我相信,绝对不会有任何人,拿同样基调非常严肃(前文提过)的南京大屠杀和任何其他灾难做对比,来得出一个我们明显占优的结论。
 
同样的,笔者也非常尊重和承认那些冲进火场的消防和官兵是最伟大的人,但是你为了流量,拿这个来对比澳洲,非常不!合!适!
 
如果换一个思路,出来一篇《没有日本福岛的核泄漏,我都不知道苏联34年前这么牛逼!》,里面也大谈当时救援的苏联子弟兵赤膊上阵,冒着生命危险,去将已经泄露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封在石棺里,你会觉得很自豪么?
 
不,你很可能会觉得荒谬,因为它的起点是一场灾难,我们应该感激崇敬献身者,我们应该警醒反思,但是我们不能把灾难奏成凯歌,那将是灾难之上的灾难。
 
(四)
 
但是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其实我们指责营销号是毫无意义的,因为这种营销号它不生产任何内容,他们只能生产观点和情绪。
 
他们的目标就是流量,任何文风和主题都是他们打造的人设,无论是贩卖焦虑还是宣导爱国。
 
真实的情况是,我们就有让这些营销号生存而且壮大的土壤。放弃吧,这一批年轻人也已经不行了,甚至可以说是许多人喜闻乐见的,他们也开始接受观点而不是接受逻辑和事实。
 
而咪蒙派系的横行,并不是原因,只是这个原因的结果体现而已。
 
我反而呼吁别再封咪蒙们了,因为即使再封一次,也会有新的团队来占据这个市场,还不如学乾隆养和珅呢。因为民间有段子:乾隆为什么放任和珅,因为即使把和珅扳倒,早晚会有新的大贪出来,这里面的成本说不定会更高。
 
这些失去独立思考能力、容易被情绪带动的年轻人,虽然看起来还只有20多岁,
 
“但是他们不是坐井观天而是躺在棺材里观天,从十八岁以后就是躺在棺材里的活死人,每天还在呼吸,但视野只有棺材口以上那么大,凡是他理解不了的,没听说过的观点,都是错的,他完全不会想这个世界上为什么有许多不同于棺材里的景象,他每天的念想,就是棺材口上加个盖,钉上钉子,因为光线太刺眼了。”
——李清晨
 
不过记得,你一定要把身边曾经转发过那篇《我说我是锦鲤我就是,虽然不久就被封号了》的朋友做一个标注,以后如果TA突然联系你,别着急回复,等一等。
 
为什么,因为会相信这种民国期间就大为流行,把自己包装成活菩萨转世(现代版本叫锦鲤)然后把身边的任何事情都归因为菩萨保佑(锦鲤生效)的这种套路的人,天知道TA以后会踩多少雷,可别是来借钱的。
 
——从这点上讲,相信锦鲤和星座的现代年轻人,和当年相信活菩萨、跳大仙的民国年轻人,没有任何长进,没有任何变化,人性不变。
 
爷爷喜欢权健火疗,奶奶穿足力健,爸爸玩垃圾股,妈妈买P2P,老公听罗辑思维,老婆看咪蒙,儿子玩炒鞋,女儿赌盲盒,这就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没变过,没毛病。
 
成文于2020年1月13日
推荐 125